彩摘博彩 -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
彩摘博彩
彩摘博彩,彩摘博彩
您现在的位置:彩摘博彩 >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11 01:59:09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埔村将迎来一场堪比过年热闹的“章公六全祖师”祭典活动。  这尊坐化于宋朝的肉身佛像在当地已经被供奉了上千年,于1995年12月15日发现被盗。2015年3月,该佛像在匈牙利展出时引起广泛关注,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佛里姆随即撤展,福建村民则踏上跨国谈判和诉讼之路。  在阳春村青龙山下,一座近年返修的“普照堂”即是章公祖师肉身像的供殿。这21年来,尽管章公祖师真身被盗,四方信众仍朝拜如仪,香火不断。  中新社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章公祖师失而重现,令当地村庄乃至县域发展的“生态”有微妙改变。正在普照堂里商讨祭典事宜的村民们告诉记者,“追索章公祖师”,将备受经济社会发展大潮冲击的乡村“凝聚起来”。  70余岁的退休教师林乐妙担任起普照堂的“讲解员”,每天义务为外地来的游客追古溯今。从普照堂和章公祖师佛像历次劫难,到如何辨识确认展出的即是失窃肉佛——老人的神情语气如同正在法庭上对质,这些话,老人已经憋了20年。  “佛像被偷第二天,大家就分头分组奔赴各个地方,到各个寺庙拜访,到福州、厦门有海关的地方到处盯梢,甚至派人潜入地下文物交易市场。”林乐妙说,“他是我们的家人,也是我们的精神寄托,但是我们找了20年没有消息。”  阳春村追踪此事的负责人林文青告诉中新社记者,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浦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追索诉讼。  10月中旬,荷兰法院裁决要求原告福建村民提供金额为2879欧元(1欧元约合7.4元人民币)的法庭费用担保,被告范奥弗里姆应在11月23日之前提交应诉文件。  林文青认为,范奥弗里姆购得肉身像的行为绝非善意取得,依照荷兰法律也无权拥有佛像内所含的他人遗骸。“章公祖师跟我们阳春村民相处了千百年,已经成为村民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他是我们信善严恶的精神宗师,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据悉,范奥弗里姆此前关于佛像购得过程、佛像现状等问题对媒体有过多种说法,其应诉文件将是他第一次在法庭上对福建村民的诉求做出回应。  40来岁的林文青并不敢乐观。他的期待是能够在他有生之年把佛像迎回村里,“总之一代代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大田是闽西腹地大山褶皱里的一个小县城,距离福建省府福州近3个小时车程。如同中国其他热衷发展乡村旅游的城镇,大田官方正在将“章公祖师”列入可挖掘整理的文化旅游资源。  但对于普照堂里忙碌的村民来说,发展旅游并不是当务之急,他们更直观地从源源不断的外地来访人群和放弃城市生活回迁村民身上,再度感知到信仰文化的自信。  阳春村党支部书记林开安向记者随口列举了好几个村民名字,在追索这一年半间,这些村民“本来打算卖掉村里房子,今年又回来了”。  “原来不知章公祖师被盗到哪里,心痛又遗憾。现在知道了,心里有了牵挂,特别是每年一度祖师诞典又将到,大家更挂念了。”林开安说。

福建村民追讨被盗“肉身坐佛” 荷兰藏家将上法庭

福建村民追讨被盗“肉身坐佛” 荷兰藏家将上法庭

福建村民追讨被盗“肉身坐佛” 荷兰藏家将上法庭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埔村将迎来一场堪比过年热闹的“章公六全祖师”祭典活动。  这尊坐化于宋朝的肉身佛像在当地已经被供奉了上千年,于1995年12月15日发现被盗。2015年3月,该佛像在匈牙利展出时引起广泛关注,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佛里姆随即撤展,福建村民则踏上跨国谈判和诉讼之路。  在阳春村青龙山下,一座近年返修的“普照堂”即是章公祖师肉身像的供殿。这21年来,尽管章公祖师真身被盗,四方信众仍朝拜如仪,香火不断。  中新社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章公祖师失而重现,令当地村庄乃至县域发展的“生态”有微妙改变。正在普照堂里商讨祭典事宜的村民们告诉记者,“追索章公祖师”,将备受经济社会发展大潮冲击的乡村“凝聚起来”。  70余岁的退休教师林乐妙担任起普照堂的“讲解员”,每天义务为外地来的游客追古溯今。从普照堂和章公祖师佛像历次劫难,到如何辨识确认展出的即是失窃肉佛——老人的神情语气如同正在法庭上对质,这些话,老人已经憋了20年。  “佛像被偷第二天,大家就分头分组奔赴各个地方,到各个寺庙拜访,到福州、厦门有海关的地方到处盯梢,甚至派人潜入地下文物交易市场。”林乐妙说,“他是我们的家人,也是我们的精神寄托,但是我们找了20年没有消息。”  阳春村追踪此事的负责人林文青告诉中新社记者,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浦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追索诉讼。  10月中旬,荷兰法院裁决要求原告福建村民提供金额为2879欧元(1欧元约合7.4元人民币)的法庭费用担保,被告范奥弗里姆应在11月23日之前提交应诉文件。  林文青认为,范奥弗里姆购得肉身像的行为绝非善意取得,依照荷兰法律也无权拥有佛像内所含的他人遗骸。“章公祖师跟我们阳春村民相处了千百年,已经成为村民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他是我们信善严恶的精神宗师,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据悉,范奥弗里姆此前关于佛像购得过程、佛像现状等问题对媒体有过多种说法,其应诉文件将是他第一次在法庭上对福建村民的诉求做出回应。  40来岁的林文青并不敢乐观。他的期待是能够在他有生之年把佛像迎回村里,“总之一代代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大田是闽西腹地大山褶皱里的一个小县城,距离福建省府福州近3个小时车程。如同中国其他热衷发展乡村旅游的城镇,大田官方正在将“章公祖师”列入可挖掘整理的文化旅游资源。  但对于普照堂里忙碌的村民来说,发展旅游并不是当务之急,他们更直观地从源源不断的外地来访人群和放弃城市生活回迁村民身上,再度感知到信仰文化的自信。  阳春村党支部书记林开安向记者随口列举了好几个村民名字,在追索这一年半间,这些村民“本来打算卖掉村里房子,今年又回来了”。  “原来不知章公祖师被盗到哪里,心痛又遗憾。现在知道了,心里有了牵挂,特别是每年一度祖师诞典又将到,大家更挂念了。”林开安说。

再有2天,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埔村将迎来一场堪比过年热闹的“章公六全祖师”祭典活动。  这尊坐化于宋朝的肉身佛像在当地已经被供奉了上千年,于1995年12月15日发现被盗。2015年3月,该佛像在匈牙利展出时引起广泛关注,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佛里姆随即撤展,福建村民则踏上跨国谈判和诉讼之路。  在阳春村青龙山下,一座近年返修的“普照堂”即是章公祖师肉身像的供殿。这21年来,尽管章公祖师真身被盗,四方信众仍朝拜如仪,香火不断。  中新社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章公祖师失而重现,令当地村庄乃至县域发展的“生态”有微妙改变。正在普照堂里商讨祭典事宜的村民们告诉记者,“追索章公祖师”,将备受经济社会发展大潮冲击的乡村“凝聚起来”。  70余岁的退休教师林乐妙担任起普照堂的“讲解员”,每天义务为外地来的游客追古溯今。从普照堂和章公祖师佛像历次劫难,到如何辨识确认展出的即是失窃肉佛——老人的神情语气如同正在法庭上对质,这些话,老人已经憋了20年。  “佛像被偷第二天,大家就分头分组奔赴各个地方,到各个寺庙拜访,到福州、厦门有海关的地方到处盯梢,甚至派人潜入地下文物交易市场。”林乐妙说,“他是我们的家人,也是我们的精神寄托,但是我们找了20年没有消息。”  阳春村追踪此事的负责人林文青告诉中新社记者,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浦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追索诉讼。  10月中旬,荷兰法院裁决要求原告福建村民提供金额为2879欧元(1欧元约合7.4元人民币)的法庭费用担保,被告范奥弗里姆应在11月23日之前提交应诉文件。  林文青认为,范奥弗里姆购得肉身像的行为绝非善意取得,依照荷兰法律也无权拥有佛像内所含的他人遗骸。“章公祖师跟我们阳春村民相处了千百年,已经成为村民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他是我们信善严恶的精神宗师,也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据悉,范奥弗里姆此前关于佛像购得过程、佛像现状等问题对媒体有过多种说法,其应诉文件将是他第一次在法庭上对福建村民的诉求做出回应。  40来岁的林文青并不敢乐观。他的期待是能够在他有生之年把佛像迎回村里,“总之一代代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大田是闽西腹地大山褶皱里的一个小县城,距离福建省府福州近3个小时车程。如同中国其他热衷发展乡村旅游的城镇,大田官方正在将“章公祖师”列入可挖掘整理的文化旅游资源。  但对于普照堂里忙碌的村民来说,发展旅游并不是当务之急,他们更直观地从源源不断的外地来访人群和放弃城市生活回迁村民身上,再度感知到信仰文化的自信。  阳春村党支部书记林开安向记者随口列举了好几个村民名字,在追索这一年半间,这些村民“本来打算卖掉村里房子,今年又回来了”。  “原来不知章公祖师被盗到哪里,心痛又遗憾。现在知道了,心里有了牵挂,特别是每年一度祖师诞典又将到,大家更挂念了。”林开安说。

福建村民追讨被盗“肉身坐佛” 荷兰藏家将上法庭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