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利方差和必发指数 -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凯利方差和必发指数
凯利方差和必发指数,凯利方差和必发指数
您现在的位置:凯利方差和必发指数 >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11 01:59:33

10月13日,清华园火车站,车站的工作人员依然在进行日常工作。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清华园火车站,候车室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斑驳的墙体记录了一座百年老站的过往,破旧的窗户只见得几代人匆匆而去的背影。  建站106年的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将关闭。据了解,为了建设新的京张高铁的隧道,车站的老铁轨将被拆除,但是站房会继续保留。  老京张为新京张让路  老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在“人”字形铁轨的南端,就是建于1910年的小站“清华园”。  如今,一条自主设计的京张铁路——京张高铁也全面开建,到2019年底,京张高铁全线通车,将全面替代老京张铁路,而在京张高铁的正线上,北京境内有北京北、清河、沙河、昌平和八达岭长城5座车站,虽然没有清华园站,但却要经过一条“清华园隧道”。而拆除老站的铁轨,就是为了这条新隧道做准备。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保证清华园隧道的施工,从西直门到清华东路之间,五环内的老京张轨道将会拆除,其中包括清华园火车站内的铁轨。只有拆除后才能有场地建盾构井修建隧道,铁轨拆除了,附近的四道口和五道口这些平交道口也将不复存在。不过,清华园火车站的站房仍将保留。从下月起,该站的客运业务也要停止办理,具体停办的时间将会另行通知。  除了清华园火车站,往北7公里左右的清河站也将拆除铁轨,作为京张高铁的其中一站,清河站原有的百年老站也会保留,新的清河站将在附近重建。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0月底之前将完成S2线和既有京张铁路线从西直门到清河东路的改移工作,待线路改移和铁轨拆除的工作完成之后,清河站的改造和清华园隧道的修建工作将在年内陆续开展。  老街坊拍照留念  清华园车站修建于1910年,其原址位于现在的清华南门外,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清华要扩建校园,清华东侧的京包线往北至清河的一段铁路线东移,于是老车站向东南迁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乘专列抵达清华园车站,这里也因此成为毛泽东“进京赶考”的第一站。  如今已经被居民区包围,原来的站楼也改成了民房出租,只剩下墙面上詹天佑题写的站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小小的车站被汽车4S店、洗车店和民房包围着,如果不是附近居民指点,很难发现这里还着一座百年老站。  听说车站即将关闭的消息,众多市民和附近的老街坊纷纷来到站前拍照留念。“清华园车站对北航学生来说,是个念想儿。”80多岁的朱力、朱利姐妹回忆说,她们在北航校园里的大学生涯,是在火车汽笛的陪伴中度过的。  1955年,姐妹俩从湖南长沙考入北航学习飞机设计。那时的北航校园还没有扩建,附近是一片农田,“偶尔传来一阵汽笛都显得十分清晰”。每到班里组织一日游,她们都会和同学们一起,在清华园站买票上车,驶向八达岭长城。  “从这坐S2线去八达岭长城很方便,朝发夕至,比自驾、公交快多了”,家住知春路附近的宁女士说,尽管时常抱怨这条铁路会造成五道口拥堵,但拆除时却特别怀念。她表示,希望这座车站停运后,能当成博物馆完整地保留下来,“保留更多北京的味道”。  故事  从老车站驶向天安门的幸福  72岁的何惠明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40多年前的国庆,她在清华园车站等待参加游行庆典时,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回忆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岁月,何惠明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慨。而清华园站承载的,是她对学生时代的全部记忆。  1962年,她考入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学习航空仪表。那些年,每到国庆节,天还没亮,她和同学们就早早来到清华园车站,然后登上北航学生专列,驶向北京站,下车后向北行进,直奔长安街。  尽管那时条件艰苦,但一路上同学们有说有笑,“还能看到从西直门到和平门残留的古城墙”。  她回忆说,当时的庆典游行分成很多方队,大多都是由学生扮演。“我们扮演过民兵方阵,四个人轮着抬重机枪,正步经过天安门时,齐刷刷地向城楼敬礼”。而到了晚上,各大高校会继续留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歌舞演出。焰火旁,每个学校学生围成一个大圈,整个广场上校旗飘扬,音乐声中,大家又唱又跳。“打出校旗的那一刻很自豪”,何惠明说,当时很多同学从农村考上北航,家庭条件并不好,她凭借努力获得了国家助学金,这才帮助她读完了大学。“感觉自己很成功”,她说。  一列从老站驶出的列车,承载了老人大半辈子的幸福。何惠明与老伴相识于大学课堂。如今,两位老人都已是耄耋之年,而这座车站,也见证了二人爱情的发端。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田野,还有偶尔驶过的列车,是何惠明对那个年代的清华园站的所有记忆。每到傍晚时分,两人就会沿着车站散步,经过一条小路直走到中关村。“那时候车站很简陋,周围都是土路,站台也没修这么高”,她说。  “成长在那个年代的人特别单纯,大家都不在乎物质生活上的享受,没有房子和车子的压力,每天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何惠明说。  毕业后,何惠明和老伴去往兰州工作。这一走,就是近30年。如今,她退休后回到北京定居。一有时间,她和老伴还是会来这里走走,因为这座小站有着与她一生的缘分。  看到火车就会想起远方  对63岁的赫明(化名)来说,他是听着驶过清华园站的列车声长大的。  赫明回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清华园车站附近还是一片农田和仓库,每驶过一趟列车,汽笛声就会传得很远,“就连中关村大街都能听得到。”  “小时候,觉得当一名火车司机是很荣耀的事”,童年时期的赫明从未出过北京城,每次看到驶过停靠在站台的列车,他都想象着,这个“长龙”能把他带到全国各地。  “那时候没有内燃机车,都是蒸汽机车,每次听到列车喷气的声音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赫明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赫明进入中科院工作,住所也从中关村大街搬到了清华园站对面的中科院空间科学研究院中。每有外宾到来,赫明都会带着他们从清华园站出发至八达岭游览。赫明回忆说,那时的票价很便宜,“一个来回只有7块钱,当天去当天回”。  1982年,孩子出生后,一有闲暇时光,他都会用小车推着孩子,来到清华园火车站站台上,教他认识火车。“这是蒸汽机车,那是内燃机车”,赫明用手指着驶过的火车给孩子讲解,不足三四岁的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也正是因此,孩子对火车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收集的火车模型堆了满满一屋子”,赫明说,尽管今年32岁的儿子已经成家,但这段经历,在儿子的记忆里并没有褪色。  如今,赫明出差也很少选择坐火车了。但是他隔三岔五都会特地来清华园站看看,“一看到火车,就会想起无尽的远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佳琪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站房保留

10月13日,清华园火车站,车站的工作人员依然在进行日常工作。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清华园火车站,候车室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斑驳的墙体记录了一座百年老站的过往,破旧的窗户只见得几代人匆匆而去的背影。  建站106年的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将关闭。据了解,为了建设新的京张高铁的隧道,车站的老铁轨将被拆除,但是站房会继续保留。  老京张为新京张让路  老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在“人”字形铁轨的南端,就是建于1910年的小站“清华园”。  如今,一条自主设计的京张铁路——京张高铁也全面开建,到2019年底,京张高铁全线通车,将全面替代老京张铁路,而在京张高铁的正线上,北京境内有北京北、清河、沙河、昌平和八达岭长城5座车站,虽然没有清华园站,但却要经过一条“清华园隧道”。而拆除老站的铁轨,就是为了这条新隧道做准备。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保证清华园隧道的施工,从西直门到清华东路之间,五环内的老京张轨道将会拆除,其中包括清华园火车站内的铁轨。只有拆除后才能有场地建盾构井修建隧道,铁轨拆除了,附近的四道口和五道口这些平交道口也将不复存在。不过,清华园火车站的站房仍将保留。从下月起,该站的客运业务也要停止办理,具体停办的时间将会另行通知。  除了清华园火车站,往北7公里左右的清河站也将拆除铁轨,作为京张高铁的其中一站,清河站原有的百年老站也会保留,新的清河站将在附近重建。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0月底之前将完成S2线和既有京张铁路线从西直门到清河东路的改移工作,待线路改移和铁轨拆除的工作完成之后,清河站的改造和清华园隧道的修建工作将在年内陆续开展。  老街坊拍照留念  清华园车站修建于1910年,其原址位于现在的清华南门外,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清华要扩建校园,清华东侧的京包线往北至清河的一段铁路线东移,于是老车站向东南迁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乘专列抵达清华园车站,这里也因此成为毛泽东“进京赶考”的第一站。  如今已经被居民区包围,原来的站楼也改成了民房出租,只剩下墙面上詹天佑题写的站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小小的车站被汽车4S店、洗车店和民房包围着,如果不是附近居民指点,很难发现这里还着一座百年老站。  听说车站即将关闭的消息,众多市民和附近的老街坊纷纷来到站前拍照留念。“清华园车站对北航学生来说,是个念想儿。”80多岁的朱力、朱利姐妹回忆说,她们在北航校园里的大学生涯,是在火车汽笛的陪伴中度过的。  1955年,姐妹俩从湖南长沙考入北航学习飞机设计。那时的北航校园还没有扩建,附近是一片农田,“偶尔传来一阵汽笛都显得十分清晰”。每到班里组织一日游,她们都会和同学们一起,在清华园站买票上车,驶向八达岭长城。  “从这坐S2线去八达岭长城很方便,朝发夕至,比自驾、公交快多了”,家住知春路附近的宁女士说,尽管时常抱怨这条铁路会造成五道口拥堵,但拆除时却特别怀念。她表示,希望这座车站停运后,能当成博物馆完整地保留下来,“保留更多北京的味道”。  故事  从老车站驶向天安门的幸福  72岁的何惠明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40多年前的国庆,她在清华园车站等待参加游行庆典时,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回忆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岁月,何惠明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慨。而清华园站承载的,是她对学生时代的全部记忆。  1962年,她考入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学习航空仪表。那些年,每到国庆节,天还没亮,她和同学们就早早来到清华园车站,然后登上北航学生专列,驶向北京站,下车后向北行进,直奔长安街。  尽管那时条件艰苦,但一路上同学们有说有笑,“还能看到从西直门到和平门残留的古城墙”。  她回忆说,当时的庆典游行分成很多方队,大多都是由学生扮演。“我们扮演过民兵方阵,四个人轮着抬重机枪,正步经过天安门时,齐刷刷地向城楼敬礼”。而到了晚上,各大高校会继续留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歌舞演出。焰火旁,每个学校学生围成一个大圈,整个广场上校旗飘扬,音乐声中,大家又唱又跳。“打出校旗的那一刻很自豪”,何惠明说,当时很多同学从农村考上北航,家庭条件并不好,她凭借努力获得了国家助学金,这才帮助她读完了大学。“感觉自己很成功”,她说。  一列从老站驶出的列车,承载了老人大半辈子的幸福。何惠明与老伴相识于大学课堂。如今,两位老人都已是耄耋之年,而这座车站,也见证了二人爱情的发端。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田野,还有偶尔驶过的列车,是何惠明对那个年代的清华园站的所有记忆。每到傍晚时分,两人就会沿着车站散步,经过一条小路直走到中关村。“那时候车站很简陋,周围都是土路,站台也没修这么高”,她说。  “成长在那个年代的人特别单纯,大家都不在乎物质生活上的享受,没有房子和车子的压力,每天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何惠明说。  毕业后,何惠明和老伴去往兰州工作。这一走,就是近30年。如今,她退休后回到北京定居。一有时间,她和老伴还是会来这里走走,因为这座小站有着与她一生的缘分。  看到火车就会想起远方  对63岁的赫明(化名)来说,他是听着驶过清华园站的列车声长大的。  赫明回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清华园车站附近还是一片农田和仓库,每驶过一趟列车,汽笛声就会传得很远,“就连中关村大街都能听得到。”  “小时候,觉得当一名火车司机是很荣耀的事”,童年时期的赫明从未出过北京城,每次看到驶过停靠在站台的列车,他都想象着,这个“长龙”能把他带到全国各地。  “那时候没有内燃机车,都是蒸汽机车,每次听到列车喷气的声音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赫明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赫明进入中科院工作,住所也从中关村大街搬到了清华园站对面的中科院空间科学研究院中。每有外宾到来,赫明都会带着他们从清华园站出发至八达岭游览。赫明回忆说,那时的票价很便宜,“一个来回只有7块钱,当天去当天回”。  1982年,孩子出生后,一有闲暇时光,他都会用小车推着孩子,来到清华园火车站站台上,教他认识火车。“这是蒸汽机车,那是内燃机车”,赫明用手指着驶过的火车给孩子讲解,不足三四岁的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也正是因此,孩子对火车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收集的火车模型堆了满满一屋子”,赫明说,尽管今年32岁的儿子已经成家,但这段经历,在儿子的记忆里并没有褪色。  如今,赫明出差也很少选择坐火车了。但是他隔三岔五都会特地来清华园站看看,“一看到火车,就会想起无尽的远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佳琪

10月13日,清华园火车站,车站的工作人员依然在进行日常工作。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清华园火车站,候车室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斑驳的墙体记录了一座百年老站的过往,破旧的窗户只见得几代人匆匆而去的背影。  建站106年的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将关闭。据了解,为了建设新的京张高铁的隧道,车站的老铁轨将被拆除,但是站房会继续保留。  老京张为新京张让路  老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在“人”字形铁轨的南端,就是建于1910年的小站“清华园”。  如今,一条自主设计的京张铁路——京张高铁也全面开建,到2019年底,京张高铁全线通车,将全面替代老京张铁路,而在京张高铁的正线上,北京境内有北京北、清河、沙河、昌平和八达岭长城5座车站,虽然没有清华园站,但却要经过一条“清华园隧道”。而拆除老站的铁轨,就是为了这条新隧道做准备。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保证清华园隧道的施工,从西直门到清华东路之间,五环内的老京张轨道将会拆除,其中包括清华园火车站内的铁轨。只有拆除后才能有场地建盾构井修建隧道,铁轨拆除了,附近的四道口和五道口这些平交道口也将不复存在。不过,清华园火车站的站房仍将保留。从下月起,该站的客运业务也要停止办理,具体停办的时间将会另行通知。  除了清华园火车站,往北7公里左右的清河站也将拆除铁轨,作为京张高铁的其中一站,清河站原有的百年老站也会保留,新的清河站将在附近重建。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0月底之前将完成S2线和既有京张铁路线从西直门到清河东路的改移工作,待线路改移和铁轨拆除的工作完成之后,清河站的改造和清华园隧道的修建工作将在年内陆续开展。  老街坊拍照留念  清华园车站修建于1910年,其原址位于现在的清华南门外,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清华要扩建校园,清华东侧的京包线往北至清河的一段铁路线东移,于是老车站向东南迁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乘专列抵达清华园车站,这里也因此成为毛泽东“进京赶考”的第一站。  如今已经被居民区包围,原来的站楼也改成了民房出租,只剩下墙面上詹天佑题写的站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小小的车站被汽车4S店、洗车店和民房包围着,如果不是附近居民指点,很难发现这里还着一座百年老站。  听说车站即将关闭的消息,众多市民和附近的老街坊纷纷来到站前拍照留念。“清华园车站对北航学生来说,是个念想儿。”80多岁的朱力、朱利姐妹回忆说,她们在北航校园里的大学生涯,是在火车汽笛的陪伴中度过的。  1955年,姐妹俩从湖南长沙考入北航学习飞机设计。那时的北航校园还没有扩建,附近是一片农田,“偶尔传来一阵汽笛都显得十分清晰”。每到班里组织一日游,她们都会和同学们一起,在清华园站买票上车,驶向八达岭长城。  “从这坐S2线去八达岭长城很方便,朝发夕至,比自驾、公交快多了”,家住知春路附近的宁女士说,尽管时常抱怨这条铁路会造成五道口拥堵,但拆除时却特别怀念。她表示,希望这座车站停运后,能当成博物馆完整地保留下来,“保留更多北京的味道”。  故事  从老车站驶向天安门的幸福  72岁的何惠明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40多年前的国庆,她在清华园车站等待参加游行庆典时,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回忆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岁月,何惠明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慨。而清华园站承载的,是她对学生时代的全部记忆。  1962年,她考入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学习航空仪表。那些年,每到国庆节,天还没亮,她和同学们就早早来到清华园车站,然后登上北航学生专列,驶向北京站,下车后向北行进,直奔长安街。  尽管那时条件艰苦,但一路上同学们有说有笑,“还能看到从西直门到和平门残留的古城墙”。  她回忆说,当时的庆典游行分成很多方队,大多都是由学生扮演。“我们扮演过民兵方阵,四个人轮着抬重机枪,正步经过天安门时,齐刷刷地向城楼敬礼”。而到了晚上,各大高校会继续留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歌舞演出。焰火旁,每个学校学生围成一个大圈,整个广场上校旗飘扬,音乐声中,大家又唱又跳。“打出校旗的那一刻很自豪”,何惠明说,当时很多同学从农村考上北航,家庭条件并不好,她凭借努力获得了国家助学金,这才帮助她读完了大学。“感觉自己很成功”,她说。  一列从老站驶出的列车,承载了老人大半辈子的幸福。何惠明与老伴相识于大学课堂。如今,两位老人都已是耄耋之年,而这座车站,也见证了二人爱情的发端。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田野,还有偶尔驶过的列车,是何惠明对那个年代的清华园站的所有记忆。每到傍晚时分,两人就会沿着车站散步,经过一条小路直走到中关村。“那时候车站很简陋,周围都是土路,站台也没修这么高”,她说。  “成长在那个年代的人特别单纯,大家都不在乎物质生活上的享受,没有房子和车子的压力,每天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何惠明说。  毕业后,何惠明和老伴去往兰州工作。这一走,就是近30年。如今,她退休后回到北京定居。一有时间,她和老伴还是会来这里走走,因为这座小站有着与她一生的缘分。  看到火车就会想起远方  对63岁的赫明(化名)来说,他是听着驶过清华园站的列车声长大的。  赫明回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清华园车站附近还是一片农田和仓库,每驶过一趟列车,汽笛声就会传得很远,“就连中关村大街都能听得到。”  “小时候,觉得当一名火车司机是很荣耀的事”,童年时期的赫明从未出过北京城,每次看到驶过停靠在站台的列车,他都想象着,这个“长龙”能把他带到全国各地。  “那时候没有内燃机车,都是蒸汽机车,每次听到列车喷气的声音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赫明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赫明进入中科院工作,住所也从中关村大街搬到了清华园站对面的中科院空间科学研究院中。每有外宾到来,赫明都会带着他们从清华园站出发至八达岭游览。赫明回忆说,那时的票价很便宜,“一个来回只有7块钱,当天去当天回”。  1982年,孩子出生后,一有闲暇时光,他都会用小车推着孩子,来到清华园火车站站台上,教他认识火车。“这是蒸汽机车,那是内燃机车”,赫明用手指着驶过的火车给孩子讲解,不足三四岁的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也正是因此,孩子对火车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收集的火车模型堆了满满一屋子”,赫明说,尽管今年32岁的儿子已经成家,但这段经历,在儿子的记忆里并没有褪色。  如今,赫明出差也很少选择坐火车了。但是他隔三岔五都会特地来清华园站看看,“一看到火车,就会想起无尽的远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佳琪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站房保留

北京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关闭:建站百年 站房保留

10月13日,清华园火车站,车站的工作人员依然在进行日常工作。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清华园火车站,候车室空无一人。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斑驳的墙体记录了一座百年老站的过往,破旧的窗户只见得几代人匆匆而去的背影。  建站106年的清华园火车站下月将关闭。据了解,为了建设新的京张高铁的隧道,车站的老铁轨将被拆除,但是站房会继续保留。  老京张为新京张让路  老京张铁路是中国人自主设计建造的第一条铁路,在“人”字形铁轨的南端,就是建于1910年的小站“清华园”。  如今,一条自主设计的京张铁路——京张高铁也全面开建,到2019年底,京张高铁全线通车,将全面替代老京张铁路,而在京张高铁的正线上,北京境内有北京北、清河、沙河、昌平和八达岭长城5座车站,虽然没有清华园站,但却要经过一条“清华园隧道”。而拆除老站的铁轨,就是为了这条新隧道做准备。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保证清华园隧道的施工,从西直门到清华东路之间,五环内的老京张轨道将会拆除,其中包括清华园火车站内的铁轨。只有拆除后才能有场地建盾构井修建隧道,铁轨拆除了,附近的四道口和五道口这些平交道口也将不复存在。不过,清华园火车站的站房仍将保留。从下月起,该站的客运业务也要停止办理,具体停办的时间将会另行通知。  除了清华园火车站,往北7公里左右的清河站也将拆除铁轨,作为京张高铁的其中一站,清河站原有的百年老站也会保留,新的清河站将在附近重建。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10月底之前将完成S2线和既有京张铁路线从西直门到清河东路的改移工作,待线路改移和铁轨拆除的工作完成之后,清河站的改造和清华园隧道的修建工作将在年内陆续开展。  老街坊拍照留念  清华园车站修建于1910年,其原址位于现在的清华南门外,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清华要扩建校园,清华东侧的京包线往北至清河的一段铁路线东移,于是老车站向东南迁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往北平,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乘专列抵达清华园车站,这里也因此成为毛泽东“进京赶考”的第一站。  如今已经被居民区包围,原来的站楼也改成了民房出租,只剩下墙面上詹天佑题写的站名。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小小的车站被汽车4S店、洗车店和民房包围着,如果不是附近居民指点,很难发现这里还着一座百年老站。  听说车站即将关闭的消息,众多市民和附近的老街坊纷纷来到站前拍照留念。“清华园车站对北航学生来说,是个念想儿。”80多岁的朱力、朱利姐妹回忆说,她们在北航校园里的大学生涯,是在火车汽笛的陪伴中度过的。  1955年,姐妹俩从湖南长沙考入北航学习飞机设计。那时的北航校园还没有扩建,附近是一片农田,“偶尔传来一阵汽笛都显得十分清晰”。每到班里组织一日游,她们都会和同学们一起,在清华园站买票上车,驶向八达岭长城。  “从这坐S2线去八达岭长城很方便,朝发夕至,比自驾、公交快多了”,家住知春路附近的宁女士说,尽管时常抱怨这条铁路会造成五道口拥堵,但拆除时却特别怀念。她表示,希望这座车站停运后,能当成博物馆完整地保留下来,“保留更多北京的味道”。  故事  从老车站驶向天安门的幸福  72岁的何惠明老人依然清晰地记得,40多年前的国庆,她在清华园车站等待参加游行庆典时,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回忆起那些激动人心的岁月,何惠明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感慨。而清华园站承载的,是她对学生时代的全部记忆。  1962年,她考入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前身)学习航空仪表。那些年,每到国庆节,天还没亮,她和同学们就早早来到清华园车站,然后登上北航学生专列,驶向北京站,下车后向北行进,直奔长安街。  尽管那时条件艰苦,但一路上同学们有说有笑,“还能看到从西直门到和平门残留的古城墙”。  她回忆说,当时的庆典游行分成很多方队,大多都是由学生扮演。“我们扮演过民兵方阵,四个人轮着抬重机枪,正步经过天安门时,齐刷刷地向城楼敬礼”。而到了晚上,各大高校会继续留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歌舞演出。焰火旁,每个学校学生围成一个大圈,整个广场上校旗飘扬,音乐声中,大家又唱又跳。“打出校旗的那一刻很自豪”,何惠明说,当时很多同学从农村考上北航,家庭条件并不好,她凭借努力获得了国家助学金,这才帮助她读完了大学。“感觉自己很成功”,她说。  一列从老站驶出的列车,承载了老人大半辈子的幸福。何惠明与老伴相识于大学课堂。如今,两位老人都已是耄耋之年,而这座车站,也见证了二人爱情的发端。清新的空气、无边的田野,还有偶尔驶过的列车,是何惠明对那个年代的清华园站的所有记忆。每到傍晚时分,两人就会沿着车站散步,经过一条小路直走到中关村。“那时候车站很简陋,周围都是土路,站台也没修这么高”,她说。  “成长在那个年代的人特别单纯,大家都不在乎物质生活上的享受,没有房子和车子的压力,每天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何惠明说。  毕业后,何惠明和老伴去往兰州工作。这一走,就是近30年。如今,她退休后回到北京定居。一有时间,她和老伴还是会来这里走走,因为这座小站有着与她一生的缘分。  看到火车就会想起远方  对63岁的赫明(化名)来说,他是听着驶过清华园站的列车声长大的。  赫明回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清华园车站附近还是一片农田和仓库,每驶过一趟列车,汽笛声就会传得很远,“就连中关村大街都能听得到。”  “小时候,觉得当一名火车司机是很荣耀的事”,童年时期的赫明从未出过北京城,每次看到驶过停靠在站台的列车,他都想象着,这个“长龙”能把他带到全国各地。  “那时候没有内燃机车,都是蒸汽机车,每次听到列车喷气的声音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赫明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赫明进入中科院工作,住所也从中关村大街搬到了清华园站对面的中科院空间科学研究院中。每有外宾到来,赫明都会带着他们从清华园站出发至八达岭游览。赫明回忆说,那时的票价很便宜,“一个来回只有7块钱,当天去当天回”。  1982年,孩子出生后,一有闲暇时光,他都会用小车推着孩子,来到清华园火车站站台上,教他认识火车。“这是蒸汽机车,那是内燃机车”,赫明用手指着驶过的火车给孩子讲解,不足三四岁的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也正是因此,孩子对火车产生了兴趣。“长大后,他收集的火车模型堆了满满一屋子”,赫明说,尽管今年32岁的儿子已经成家,但这段经历,在儿子的记忆里并没有褪色。  如今,赫明出差也很少选择坐火车了。但是他隔三岔五都会特地来清华园站看看,“一看到火车,就会想起无尽的远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佳琪

相关内容